重生之女将星

千山茶客

首页 >> 重生之女将星 >> 重生之女将星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浪淘沙 神背后的妹砸 月上重火 媒婆萧九娘 旺夫小哑妻 燕倾天下 皇帝难为 春江花月 春风吹(女尊) 掌欢
重生之女将星 千山茶客 - 重生之女将星全文阅读 - 重生之女将星txt下载 - 重生之女将星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[]

第270章 番外二 月亮的秘密(年后更新燕秀番外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肖珏一直觉得,禾晏是个骗子。

外人眼中的禾晏,仗义、豪爽、潇洒、慷慨,他眼中的禾晏,能吃、能睡、胡说八道、还贪财小气。

每个人都有秘密,人活在世上,也并非全然的善恶黑白,人心复杂,人性矛盾,但禾晏大抵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矛盾的女人。

藏匿在黑暗中不愿意让人发现真心的可怜人,与战场上骁勇善战飞扬自信的女将,看起来实在太过于不同,以至于过去的那些年里,从未有人将“禾晏”与“禾如非”联系起来。

譬如演武场上的抚越军们总是说,他们的头领归月将军心胸比男子还要宽大,行事比男子还要洒脱,从来不看回头路,永远大步往前走,有她在,军心就稳,哪怕天塌下来,也不过就那回事。

但肖珏其实知道,禾晏并不是一个从来不看回头路的人。

对于过去,她有着比旁人更长久的眷恋和深情,尤其是那些好的、珍贵的回忆,她悉心保存,从不轻慢。

金陵城花游仙时常会让人送一些新酿的甜酒过来,她每每尝过,认真的写一封回信,喝完了,还要将酒坛子好好地收起来。润都的女人们每个季节都会送她她们亲手缝制的衣衫和靴子,刺绣精致,裁剪合身,禾晏自己都许久没有买过新衣。

林双鹤有时候看到了,偷偷地在肖珏耳边忧心忡忡道:“怀瑾,你说我禾妹妹这样下去,不会是下一个楚临风吧?”

肖珏赏了他一个“滚”字。

济阳城里崔越之偶尔也会来信,与她说说近来的好事,还有九川那头……她将信仔细看过,小心收藏,书房里的木屉里,信件整整齐齐叠在一起,摞的老高……她舍不得烧。

她看似洒脱,对于“失去”,其实又格外恐惧。

二毛死的时候,禾晏很难过。

世上之事,生老病死是人间常态,无论是人还是动物,都会有离世的那一日。禾晏不爱流眼泪,二毛死的时候她也没哭,只是后来那几日,肖珏总是发现她时常坐在院子里的门槛上,望着二毛过去喝水的那只碗发呆。

他就走过去,没说什么,陪她一起坐了会儿。

禾晏对“失去”,并不如表面上的潇洒。当年乌托一战后,并肩的同伴战死,先前有战事,她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些,后来回到朔京,其实难过了很久。

而他唯一能做的,就是陪在禾晏身边,至少于“失去”这一项上,永远不会出现他的名字。

这两年里,渐渐地,有许多人家的夫人暗中与白容微说,问肖珏有没有纳妾的打算。毕竟肖家两兄弟,本就格外出挑,肖璟就罢了,与白容微成亲了这么多年,有了女儿肖佩佩后,仍旧对白容微一往情深,实在寻不出空。肖珏却不同,从前世人都认为他空长了一副好皮囊,实则性情过于冷傲无情,这辈子都不会娶妻,然而后来却娶了一个校尉之女禾晏,且对妻子十分宠爱。

冷心冷性的人一旦开窍动情,远比温柔深情之人更让人来的心动。寻常人最爱想的一件事无非就是:她可以,我为何不可以?何况禾晏如今尚未诞下肖家子嗣,又是武将,定然不如那些会撒娇可爱的姑娘懂得抓住男子的心,因此,许多人都认为,自己是有机会的。

白容微替肖珏拒绝了一茬又一茬,耐不住有人胆大包天,过分自信,又被美色当前冲昏了头脑的,什么五花八门的手段都用,肖珏往门外丢了几次人,有一次被气的狠了,差点找了对方一大家子麻烦,好在后来被禾晏劝住了。

禾晏就笑眯眯的道:“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我都没生气,你在气什么?”

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此话,肖珏就更生气了。

林双鹤来串门的时候总是说,“谁能想到我们肖家二公子,怀瑾少爷,如今被我禾妹妹吃的死死的呢?你要知道,”他叹道:“男女之事,谁计较的多,谁就输了,我原先认为你是占上风的,怎么过了几年,你都被踩在地上去了?”

肖珏不喜欢他这斤斤计较的理论,人的情感并非打仗,还要用兵法攻心,不过,他也承认,林双鹤说的没错。

抚越军里的那些兵士,总觉得是禾晏迁就他,对他说些甜言蜜语,但其实事实上是,他总是轻易而居的被禾晏挑动情绪,无论是大事小事。

或许,用林双鹤的那通理论来说,他喜欢禾晏,比禾晏喜欢他更多一点。

不过,这也没什么。

这世上,能有一个人喜欢,本就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世上人千千万,或有缘无分,或有份无缘,人如河中砂砾,相遇别离,不过转瞬,能于广阔无垠的天地里,遇到喜欢的人,已是幸运。

是以,谁更喜欢谁这一点,就无须过分追究了。

但禾晏很喜欢拿这件事问他,时常在夜里逼问他道:“肖都督,其实你上辈子就对我动心了吧?若我是个男子,你定然就是个断袖。”

肖珏嗤道:“我不是断袖。”

“呵,”这人根本不信,“我上次去演武场的时候,听见沈教头与梁教头说话,说从前在凉州卫,我尚还没被揭穿女子身份时,就以为你我是那种关系。”她上下打量一番肖珏,摸着下巴道:“不过以你的姿色,纵然是个断袖,也当是在断袖中极受欢迎的那种……”

这种时候,肖珏一般都懒得跟她理论,帐子一扯,战场见分晓。

夜深了,她睡得香甜,肖珏替她掩上被子,双手枕于脑后,星光从窗外照了进来,将屋子照出一角微弱的亮光。

他望着帐子的一角,心中格外平静。

是什么时候对禾晏动的心,肖珏自己也不太明白。禾晏总嘀咕说前生在贤昌馆念书时,他对她如何特别,但现在想想,那时候对于禾晏的照顾,大抵是因为他在这“少年”的身上,见到了诸多自己过去的影子。唯一不同的是,她又比自己多了一点于浑浊世事中,仍要执拗坚持的天真。

一个戴面具的少年,与别的少年本就不同,又因为要坚持着自己的秘密不能被人发现,所以形单影只。她笨拙,但是努力,沉默,但是乐观,弱小,又有怜弱之心,少年时候的肖珏偶尔会好奇,覆盖的严实的面具下究竟是一张怎样的脸。

他在树上假寐的时候,在假山后晒太阳的时候,在贤昌馆的竹林里喝茶的时候,总是能看到各种各样的“禾如非”。

她看起来如此的不起眼,如此的渺小,但浑身上下又闪着光,旁人注意不到,偏被他看见了。少年肖珏其实从没怀疑过,“禾如非”日后必有作为。

倘若她一直这样坚持的话。

但那时,也只是被吸引,谈不上喜爱。就如在夜里看到了一颗星星,这星星不怎么明亮,偏偏闪烁个不停,一旦被看见,就难以忽略。

同窗之情不是假的,所以在玉华寺后,他连“禾如非”的“妹妹”都会顺手相助。

一次是意外,两次是偶然,三次是缘分,第四次,大抵就是命中注定了。

肖珏从未怀疑过,他与禾晏是命中注定。

否则老天爷为何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?而他的目光,又注定被此人吸引。

禾晏好像从未变过。

夜色下拉弓练箭,努力跟上队伍步伐的少年,和当年贤昌馆暗自勤学的小子没什么两样,但脱去面具的她,终于露出了真正的自我。潇洒的,利落的,在演武场纵情驰骋的,热烈而纯粹的如一道光。

但她又是小心翼翼的,习惯于付出,而不安于被“偏爱”,对于更亲密的关系,总是无所适从。

他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人是个身手不错的骗子,再后来,目光不知不觉得在她身上更多停留,为她牵动情绪,生平第一次尝到妒忌的滋味,他会开怀,会愤怒,会为她的遭遇不平,想要抚平她曾经历的所有伤痛。

禾晏让他觉得,这人世间,还是有诸多值得期待的事。

就如林双鹤总说:“你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

他不知道,自己会有这样一天。

原来人间除了背负责任与误解,背叛和杀戮外,还能有这样值得满足的瞬间。他原先不知道的,禾晏带他一一知晓。

身前的人翻了个身,滚到了他的怀里,下意识的双手将他搂住,他微一愣神,顿了片刻,唇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谁更喜欢谁多一点,又有什么关系?

他更感激上天于他残酷的人生里,所赠送的这一点遥遥暖意,让他能遇到挚爱,相守无离。

……

禾晏很喜欢演武场。

乌托一战后,大魏兵马休养生息,至少十几年内,乌托人也没那个精力卷土重来,然而练兵还是要练的。她如今是抚越军的首领,练兵的时候,总让抚越军一些老兵们想到当年的飞鸿将军。

同样的利落潇洒,但又比那带着面具的女子,多了几分俏皮和亲切。

亦有新兵们不肯相信禾晏的本事,演武场上,女子刀马弓箭一一演示,神采飞扬的模样,如明珠耀眼。

禾晏本就生的漂亮,大魏朔京城美丽的姑娘数不胜数,但美丽又这般英气的姑娘,大抵就只有这一人。当她穿上赤色的劲装,含笑抽出腰间长剑,或是喝令兵阵,或是指点兵马,场上的年轻人们,皆会为她的光芒惊艳。

林双鹤来看了两次,都替肖珏感到危机重重,只道当年在凉州卫的时候,禾晏女扮男装,军营里的兄弟们尚且不知她的身份,如今换回英气女装,日日与这些少年青年们混在一处,热情似火的毛头小子们,几乎是不加掩饰对她的爱慕之心。

禾晏自己没有觉得。

在她看来,这些年轻儿郎们,和当年的王霸他们并没有什么两样,都是好汉子,好兄弟。

乌托战事后,凉州卫的几个兄弟走了一半,剩下的几人,既已接受战场的淬炼,如今已经格外出挑。就是在凉州军里,也是佼佼者。江家的武馆因为出了江蛟这么个人名声大噪,江馆主为江蛟引以为豪。

王霸的银子,大多送回了匪寨中,他过去呆的那处匪寨,如今已经不做强盗的营生,挖的鱼塘收成蛮好。听说匪寨里时常收养一些没人要的孤儿,王霸偶尔也会去看看,他如今脾气好了很多,小孩子也敢亲近他了。

小麦在石头走后,成长的最快。当年有石头护着,他尚且是个一心只念着好吃的贪玩少年,如今成熟了许多。他的箭术突飞猛进,已经比石头准头更好,他也不如从前那般贪吃了,与禾晏说话的时候,显得寡言了许多,不如从前开朗。

禾晏心里很怅然,可人总要成长,命运推着人走上各自的道路,有些人永远不变,有些人,会慢慢长大。

时间和风一样,总是无法挽留。

她翻身下马,方才的一番演示,手中弓箭牢牢地正中红心,漂亮的亮眼。

捡回箭矢的年轻人瞧着她,目光是止不住的倾慕,半是羞涩半是激动地道:“将军厉害!”

“过奖,”禾晏拍了拍他的肩,笑道:“你多练练,也是如此。”

那年轻人望着她,向前走了两步,唤道:“将军——”

禾晏回头,问:“何事?”

“我……我弓箭不好,您……能不能为我指点一二?”他不敢去看禾晏的眼睛。

对于小兵们的“求指点”,她向来是不吝啬的,便道:“当然可以。你先拿弓试试,我看一看。”

远处,林双鹤摇着扇子,幸灾乐祸的开口:“兄弟,这你都能忍?”

肖珏不露声色的看着远处。

“我看着演武场上的男人,都对禾妹妹图谋不轨,”他唯恐天下不乱,“你我都是男人,最懂男人的心思。你看看那小子,表面是求赐教,不就是想借机亲近?这一招我上学的时候就不用了,他居然还这般老套?啧啧啧,哎……你怎么走了?”

禾晏站在这小兵身后,正要调整他拿弓的动作,身后响起一个冷淡的声音:“等等。”

她回头一看,那小兵也吓了一跳,话都说不清楚:“……肖都督!”

“你怎么来了?”禾晏问。

“今日不到我值守,”肖珏扫了一眼那面色惨白的年轻人,唇角一勾,嘲道:“我来教他。”

小兵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禾晏不疑有他,只道:“那就交给你了,我去那边看看。”放心的走了。

小兵望着禾晏的背影,有苦说不出,偏面前的男人还挑眉,目光怎么看凝满了不善,道:“练吧。”

林双鹤在一边笑的乐不可支,心中默默地为这位小兵掬一把同情的泪。

待到日头落山,一日的练兵结束,禾晏去演武场旁边的屋子里换衣裳时,又看见了下午那位小兵。只不过这时候,分明是深秋,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,嘴唇发白,禾晏走过去奇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小兵往后一退,避她如蛇蝎,低着头道:“没事,就是练得久了,多谢将军体恤。”

禾晏望着他匆匆离开的身影,若有所思的进了屋,一进屋,肖珏已经在里面了。她将外头的轻甲脱下,一边拿自己的衣服,一边问肖珏:“刚在外面瞧见那位兄弟,你做了什么,他怎么累成这样?”

“不累怎么叫练兵。”肖珏轻描淡写的饮茶。

禾晏一边扣着自己衣领上的扣子,一边道:“虽是如此,也不要太过严苛了。我看着这批新人中,其实有好几个资质不错的,今日你来的晚,没有看见,有几个少年身手不错,姿容清俊,早晨在演武场练枪时,打起来漂亮的很,”她像是在回味似的般,“身段又飘逸,我瞧着都觉得不错……”

肖珏脸色阴的要滴出水来,缓缓反问:“漂亮的很?”

“是啊,”禾晏披上外袍,“大抵是腰细吧,飞起来的时候个高腿长的。”

他眼神几欲冒火:“禾晏。”

“噗嗤”一声,禾晏大笑起来,指着他笑道:“肖都督,你怎么如此霸道,每次在你面前夸夸别人,你就生气得不得了。这小心眼可要不得!”

她笑的开怀,肖珏方明白她又是故意的,虽然如此,心中到底还是有些不悦,抿着唇不想搭理她。

禾晏凑到他身边,知道他是不高兴了,就道:“不过是玩笑罢了,他们这些人在我眼中,男人女人也没甚分别,不过肖都督,你就算不相信我的品性,也得相信你自己,他们再漂亮,也比不过你,身段再好,我也只喜欢你的腰——”话到最后,尾音带了点暧昧的调调,勾的人心痒痒。

肖珏抬眸看着她。

禾晏如今是越发的不正经了,大抵是想着反正是老夫老妻,也不必装模作样,不过每每对她来说的无心之言,不甚有风情的撩拨,总能引得他心神荡漾。

他哼笑一声,扬眉道:“等着。”

“等什么?”

肖珏没回答她。

到了晚上,一夜鏖战的时候,禾晏就懂得了。

青梅叫人送了热水进来,她洗过澡,滚到肖珏怀中,哼哼唧唧道:“你说,若是我日后有了孩子,是生的像你还是像我?”

不等肖珏开口,她就自语道:“罢了,还是像你好,我想了想,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,生的像你,也就是个美人了。”

肖珏对于外貌没有什么想法,林双鹤说,人拥有什么,就不在意什么,容貌、家世、头脑或是身手,于他而言都有,也不那么重要,倘若日后他们有了孩子,肖珏以为,只要那孩子快乐就好了。

但禾晏与他成婚几年,暂且还没有孩子。

当年她去了凉州卫那几年,日日跟着新兵们一起日训,为了不被人发现,大冷的天去五鹿河洗凉水澡,又四处奔波,去九川打仗……到底伤了身子。林双鹤为她开了方子,慢慢调养着。肖家的亲戚,譬如程鲤素的母亲总是旁敲侧击的问禾晏何以还没有怀孕,甚至有不不知死活的人去白容微面前暗示,既然禾晏生不出来,不如让肖珏先纳一房妾室,肖二公子总不能无子吧。

恰好路过的肖珏当着说话人的面冷道:“你以为,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诞下肖家的子嗣?”

他厌恶这样的处心积虑。

对于孩子,肖珏并无太多的幻想,倘若日后他真的喜欢上孩子,那也是因为是禾晏与他的孩子,与别的事无关。谁说男人就一定要传宗接代?肖璟当年娶了白容微,不也多年无子,那又如何?肖家的男人,娶妻生子只为心中所爱,如果是为了延续后代,如本能一般繁衍,与禽兽又有何差异?

倘若禾晏日后没有孩子,那就没有孩子,他就专心用余生对付她一人足矣。

禾晏并不知他心中所思所想,对于这些事,她总是诸多美好期待,并且,她一直认为,上天愿意给她和肖珏两世缘分,就必然不会吝啬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结局。

“云生最近有些魂不守舍,”禾晏又开始操心起别的事来,“闷闷不乐的模样,是不是在外面受欺负了?我成日忙着练兵,这些日子倒是没有顾得上他,你知道他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肖珏无言片刻,提醒她道:“宋陶陶半月没去禾府了。”

宋陶陶喜欢禾云生,就差没昭告整个朔京城了,这孩子的喜欢也是直接,雷厉风行的,喜欢就是给禾云生送东西,衣食住行什么都送,半点不矜持,禾晏欣赏归欣赏,心里也同情宋陶陶的父母——得操多少心啊!

而且禾云生个死小子还这般冷淡。

不过……她转向肖珏,惊讶道:“你的意思是,云生喜欢陶陶?”

肖珏笑了笑,算是默认,禾晏顿感悚然,看禾云生那个横眉冷对小姑娘的臭脾气,说喜欢,还真没看出来。

禾晏确实没看出来禾云生喜欢宋陶陶,毕竟禾云生比肖珏还会藏,直到后来又过了一段日子,他来找禾晏,请禾晏与禾绥上宋家提亲,禾晏才惊觉,原来肖珏说的是真的。

“你真的喜欢宋陶陶吗?”她问,“你若不是真心,就别去瞎撩拨人家。”

“我当然喜欢……”禾云生声音低下去,似是有些赧然,红着脸不耐道:“总之,我娶了她,就会对她一辈子好!”

禾晏这才放下心来。

虽然禾绥没有官职在身,但架不住禾云生有个做将军的姐姐和姐夫,禾云生虽年少,但已经在仕途中崭露头角,未来前途不可估量,加之宋陶陶自己也喜欢,宋家当然乐见其成这一桩亲事。

几乎没费什么周折,这桩亲事就定了下来。

禾晏原先还以为,禾云生得罪了宋陶陶,要是这样贸然上去提亲,说不准会被宋陶陶赶出来,没料到这小子平日里看起来不言不语的,还挺会哄姑娘,没多久,禾晏就瞧着宋陶陶又欢欢喜喜的去禾家给禾云生送吃的了。

亲事定下来后,礼程走的很快。

除了禾家与宋家外,最高兴的,竟然是程鲤素。禾晏有时候琢磨着,程鲤素那模样,不像是禾云生娶妻,像是他娶妻似的。时常来禾家帮忙,朔京城里做人前未婚夫做成这样的,大抵他是头一个。

禾晏逮着个机会问他:“陶陶成亲,你怎么如此高兴,你心里真的没有半点不开心?”

“我怎么会不开心?”程鲤素笑得跟捡了银子一般,“那个泼妇……宋小姐,如今被禾叔叔收了,我就自由了!否则还要日日担心哪一日家里又将这桩亲事给捡回来。这叫……死道友不死贫道!”

他还挺得意,禾晏想了想,为了怕日后程鲤素后悔,小外甥和弟弟一不小心搞成仇敌,还是问了一句:“你真的一点点都不喜欢陶陶?”

“不喜欢!”程鲤素笑道:“舅母,我知道你和舅舅觉得我不靠谱,不过,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我还是分得清的。宋陶陶同我可不是一路人,我喜欢的姑娘,当然要如我一般,能发现的了我身上的好,宋陶陶一见我,就觉得我不思进取,废物公子,你说,我能和她做夫妻吗?做朋友都要分场合!”

禾晏瞧他说的头头是道,心道也罢了,少年人自有少年人的心思,既然程鲤素是真的对宋陶陶无意,事情走到如今这步,倒也算另一种圆满。

她又开始帮着禾云生操持亲事起来。

禾云生成亲那一日,禾晏很伤感。

分明禾云生才是娶妻的人,她活像是送女儿出嫁的老母亲般,眼里生出潮意。禾绥做爹的都不如禾晏激动,禾心影站在禾晏身侧,瞧着她的神情,低声道:“今日是禾公子大喜之日,姐姐怎么看着很伤心。”

禾晏道:“我不是伤心,我是高兴坏了。”

她前生虽也有家人,可因为许多原因,并不能得以亲近,哪怕是身边的禾心影,她们姐妹二人真正开始亲近,也是在禾家倒台后的今生。

可禾云生不同,打从她变成“禾大小姐”睁开眼时的那一刻,禾绥与禾云生,就成为了她如今的“家人”。虽然贫穷,但他们给与了她从未享受过的温暖。眼下,那个当初在后山上别别扭扭吃着她递过来的糕点的青衣少年,也终于长成了成熟的男子,有了自己心爱的姑娘,成为了一个大人。

人在面对过分圆满之事时,常常会生出不真实之感。有时候禾晏都怀疑眼前一切不过是她做的一个漫长美梦,生怕梦醒之后,一切成空。

禾云生牵着新娘迈进了禾家的院子里,周围顿时响起了欢呼声。禾家院子被挤得满满当当,她朋友许多,禾云生的亲事,大家都愿意来凑个热闹。王霸几人自不必说,凉州卫的教头们也来了,还有白容微,肖璟……肖珏站在她的另一侧,如禾云生的兄长,目送着一双新人走进了喜堂。

林双鹤在热闹里夸张的道:“连云生都成亲了,我居然还是孤身一人。”

程鲤素拍了拍他的肩,“没事,林叔叔,我也是孤身一人,我们一起。”

林双鹤:“……”

一双新人拜堂成亲,酒席热闹,禾晏也喝多了。

她其实除了逢年过节外,喝酒如今很是节制,毕竟谁知道会不会一喝醉了就去人前背书。肖珏看到了也就罢了,要是传到外人嘴里,传到抚越军耳中,谁知道日后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这个将军。大抵觉得她生性爱炫耀,一喝醉后就原形毕露,非要展露自己的才华吧。

但禾云生成亲的大喜日子,该喝的还是要喝的。

肖珏过来的时候,禾晏已经喝醉了。

她坐在桌前,看见他,就朝肖珏摆了摆手,喊他:“肖都督!”

肖珏将她扶起来,对禾绥道:“晏晏醉了,我先送她回去。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禾绥也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你们回去,明日一早得空再来喝陶陶的茶。”

肖珏点头,将禾晏扶着出了大堂,一边提醒她,“有台阶,小心脚下。”

禾晏一扭头,将他拦腰抱住,不肯走了。

肖珏深吸口气,垂眸看向面前人:“禾大小姐,回家了。”

“肖都督,”她抬眼看着他,光看模样,实在看不出是醉了,嘴里道:“我跟你说个秘密。”

“说吧。”

身后的喜堂里,丝竹欢笑声渐远,夜风冷清,他将禾晏的外裳往里拉的更紧一点,就见禾晏指了指房顶的月亮,道:“……我喜欢月亮。”

他忽然怔住。

记忆里也有某个时刻,她也这么对自己说过。

那时候他还没有完全的爱上禾晏,但心动无可避免,她在自己耳边的轻语,被当成随口的玩笑,竟不知那时的玩笑里,藏了多少真心。

如果注定要藏匿在黑暗里,月亮照不到的地方,她就会如此,只是远远的站着,将秘密藏在心底。

面前的女子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眼睛明亮似星辰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她踮起脚来,在他唇上轻轻一点。

“月亮是你。”

刹那间,月色如诗画隽永,世间烟火,万种风情,都抵不过眼前这片刻永恒。

月亮孤独又冷漠,月亮悬挂在天上,直到有一日,他看见这数不尽的黑暗前路里,旅人跌跌撞撞,踽踽独行,他随手洒下一缕光,照亮了旅人前方的一段路。

于是在那瞬间,他瞧见芳菲世界,暖日明霞。

禾晏似是倦极,靠在他的怀中,眼睛一闭,沉沉睡去,他怔了片刻,低头在她额上落下虔诚一吻,将她打横抱起,往屋外走去。

秋夜漫漫,庭中绿草萋萋,飞蛾向烛,风似叹息,男人一步步往外走,唇角勾起的弧度里,尽是年少的欢喜。

她不知道,月亮也有自己的秘密。

她是月亮的心事,是月亮的爱人,是他的心动的起始,也是相守的终点。

这就是,月亮的秘密。

喜欢重生之女将星请大家收藏:(m.kuaiyankanshu.org)重生之女将星快眼看书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师父又掉线了 说好的女主全都性转了 永安调 海贼之究极果实 金主你好 蛇龙进化 明天还会爱着你 福泽有余[重生] 貌似高手在异界 算逍遥 重建殷商 闺娇 机甲铁羽时空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九年之十七岁的眼泪 甜甜的 灵气逼人 抗战之特战兵魂 超时空宫廷 族长夫人国色天香[星际]
经典收藏 人生若只如初见 桓容 定风波 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 船长偏头痛 重生农门小福妻 帝后谋 帝后·刘娥传(上) 重生之农女太子妃 娇娘医经 大唐验尸官 表小姐 宠溺呆萌小王妃 红楼之风华绝黛 医女狂炸天:万毒小魔妃 皇后在位手册 锦绣弃妻 历史学霸在秦末 盛华 医手遮香
最近更新 盛世嫡妃 权臣闲妻 姑娘她戏多嘴甜 皇后在位手册 无双 盛宠之嫡女医妃 如意事 神翊暗殇之千回端木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娘娘进宫前有喜了 倾城小佳人 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 威武不能娶 被拐嫡女重生记 嫁给失心疯王爷冲喜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农门七娘 锦衣玉令 倾世宠妻
重生之女将星 千山茶客 - 重生之女将星txt下载 - 重生之女将星最新章节 - 重生之女将星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